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坏蛋是怎样炼成的

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三章    文 / 六道 更新时间: 2013-01-21 21:43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两天后。阳光明媚,万里无云,爽朗的天气让人们的心情也无比清新。

        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房间内,也照到谢文东的脸上。“真是舒服啊!”谢文东终于醒过来,坐起身打个呵欠,大大伸个懒腰。感觉到了什么,他转过头,对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睛,很大很亮也很透明,睫毛很长很黑也很整齐。“哦!”谢文东向后退了退,看清这双眼睛的主人。是一位二十五六岁的,一头整齐短发的漂亮女士,皮肤雪白,配上白色的洋装,整个人仿佛清洁得透明。齐膝的洋裙掩盖不住一双修长而均匀的秀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眼睛很漂亮!”谢文东忍不住赞道。“但你不应该在没有我的许可下进入我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士坐在床边的椅子上,淡然道:“我是医生。”谢文东边站起身边笑道:“没听说过医生进别人房间就可以不打招呼的,如果这样,我也愿意去做医生。”他掀开被子,发现身上***,脸色一红,急忙又将被子盖好,巡视了房间一圈,结果令他失望。无奈的看着女医生,道:“能把我的衣服还给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医生没有说话,只是站起身,从一旁的衣柜内拿出一套睡衣仍在床上,然后又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看看睡衣,又看看女医生,见她没有出去的意思,叹了口气,道:“虽然我是男人,但也需要保留隐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医生明白他的意思,站起身向外走去,关门之前,还是用那种淡淡的声音道:“很抱歉,在我帮你检查身体时,你的隐私我都看见了。”说完,将门关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谢文东看着医生消失的房门,嘟囔道:“就算看了也不用这么直接告诉我吧,真是个奇怪的女人。”谢文东穿好睡衣,开始思考起来,自己通过了那地狱般的第三关,长老好象将令牌交给了自己,这么说现在我已经是洪门大哥了?谢文东不敢确定,正想出去找人问问,房门突然被人撞开,一个彪行大汉跑了进来。如果是在H市,谢文东首先想到的会是李爽,但现在是在T市,这样进房间的除了东心雷还能有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东哥,你醒了!”东心雷带着一脸兴奋,对谢文东上看下看,一边还问道:“东哥,你没有那里不舒服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拍拍他肩膀,笑道:“我没事。只是很久没有做大运动量活动,身体有些不太适应而已。我睡了很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东心雷道:“也不算太久,只两天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天?”谢文东惊讶道。“老天,我竟然睡了这么久!对了,我晕倒以后的情况是怎样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东心雷笑道:“向老头把令牌交给你后又想反悔,说什么你使用木剑以外的武器不能算过关。还多亏雷长老帮你说话,最后五位长老都一致同意了,东哥,你现在的身份已经是洪门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点点头,长叹一声,松口气道:“看来我没有让老爷子失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心雷拿过来一套新西装,以及谢文东的防弹衣,金刀等物品。一边帮谢文东换衣服,一边道:“刚才三眼打过***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谢文东道:“家里那边的情况怎么样?”“三眼说大局稳定,在全省再找不出敢于帮会相抗衡的组织,黑贴过处,没人敢不从,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挑战,他打算把势力外扩,插足临省。”东心雷正色道:“我感觉这样是不是发展太快了?如果基础都没有打好,楼房建得再高也是会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摇摇头,微笑道:“张哥做事我放心。他看似卤莽,其实是个很小心的人。既然张哥说可以外扩,就依他的意思办。”谢文东想了想又道:“只是不要把动静闹得太大就好。”东心雷叹道:“我想天下最能让东哥信赖的人恐怕就是三眼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!”谢文东拍着他肩膀笑道:“他和李爽、高强等人是最早跟着我打天下的,我不信任他们还能信任谁呢?而且他们也都是值得我信赖的汉子。当然,我希望你也能和他们一样值得***信赖,‘真正’变成我的左右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加重真正两个字,东心雷哪会听不明白,暗叹一声,道:“其实东哥在我的心目中一直都和老爷子一样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看了一会东心雷,整理一下穿好的衣服,边向外走边道:“自古以来,从来有一将能同侍二主的!人,总是要做出一个选择。”他心中暗想:这样挖老爷子墙角,让他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呢?哈哈!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建在半山腰的别墅,金鹏休息的场所之一。面积不是很大,但里面的设施齐全,游泳池、停车场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下楼来到别墅大厅内,发现五位长老和聂天行都在,还有四人谢文东没见过。众人见他出来齐齐站起身,同声道:“大哥好!”不管这些人的叫声是否出于真心,反正都让谢文东心中舒坦,笑眯眯道:“真是不好意思,一觉睡了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霆赞道:“虽说久了一点,但你的表现却没有令金老大失望,也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辉山哼笑一声:“会不会令我们失望等三天以后的洪门会议上再说吧。只要你别让南洪门看我们的笑话就谢天谢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谢文东没有见过三十多岁的大汉冷声道:“现在掌门大哥已经选出了再说这些有什么用,有时间多教教他洪门的礼仪吧,别在大会上丢人现眼!”说完,那大汉起身向外走去,挥手道:“我没有时间陪小孩子玩游戏,告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站住!”雷霆怒吼一声道:“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态度,金老大刚住了医院你的尾巴就翘起来了吗?在新掌门大哥面前如此无礼,想***吗?”大汉脸色阴沉的又走回来,怒道:“别用***的大帽子压我。”然后指着谢文东道:“你看看,如果你们这些长老没有老花眼的就仔细看看,这就是你们选出来的狗屁掌门吗?一个胎毛都没退干净的小猴崽子能做什么?你凭什么让我听小崽子的指挥?他对洪门有什么贡献可以坐大哥?”

        东心雷悄悄伏在谢文东耳边道:“这人叫万府,是占居两省的瓢把子,在北洪门内实力最大的地方势力。还有那三个人也都是雄居一方霸主,在洪门都有不小的实力。”谢文东点点头,脸色不变,还是笑眯眯道:“还有谁不想和小孩子玩游戏的,都可以和这位仁兄站在一起。”看见茶几上有水果,谢文东拿起旁边的水果刀削起苹果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见状脸色一变,特别是万府,感觉谢文东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中,指了指他,嘴角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,拂袖而去。剩下的三位瓢把子也都跃跃欲试,想要起身离开。谢文东盯着手中的苹果,眯眼笑道:“想走就走吧,你们都是一方的霸主,在洪门内有这数不清的战功,根本不用把我这‘小孩子’放中眼中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被谢文东这么一说,那三人还真有些不好意思离开,互相看了看,安心坐下来看谢文东削苹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削得很慢,也很仔细,大厅内没有一个人说话,只是聂天行黑着眼眶(东心雷打的)双眼放光的看着谢文东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一会,谢文东把削好的苹果放在茶几上,切成十二份,分给在坐的每一个人,说道:“我这个人做事一向很公平,有什么好处决不会自己独享,总是拿出来和大家平分。”见众人都没有动,谢文东笑道:“吃吧,尝尝我削过的苹果是不是味道有些不一样了。”东心雷搞不懂谢文东在做什么,反正支持他就对了,那起分过来的一小瓣苹果一口吃掉,嚼在口中却食不知味。

        ***人在谢文东的注视下纷纷把苹果吃掉,谢文东点点头道:“那好,既然吃了我苹果就是我的朋友,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。我可不想连自己朋友的姓名都不知道。”说着,把眼光放在第一次见面的四个瓢把子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人心中同叹了口气,不知道这位新掌门是心计阴沉还根本就是个傻瓜。依次起身道:“我叫钱国华,AH省瓢把子!”“我叫白海鑫,SD省瓢把子!”“我叫关封,SC省瓢把子!”“周豹,掌管SX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把他们的名字记在心中,站起身道:“我现在要去医院看老爷子的病情,明天晚上我请大家吃饭,希望各位都能到场,当然,也希望你们能帮我转告那位没有礼貌的万府一声,就说:我十分期待他的到来!”说完,谢文东笑呵呵的走出别墅。东心雷急忙跟出来,叹道:“万府是洪门的老人,平时就飞扬跋扈惯了,门里出了老爷子外,恐怕谁都不能压住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脸色瞬间阴沉下来,冷冷道:“没有人敢指着我的鼻子骂我,在H省是这样,在洪门也要是这样!”说着,谢文东把手中的水果刀仍在地上。东心雷弯腰捡起,发现水果刀早已被谢文东握得变了型,心中忍不住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人民医院。中午,天气转阴,黑压压的乌云遮住了太阳,也遮住了城市的嘈杂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鹏经过两天的修养伤情稳定下来,已经不用带氧气罩,只是身体虚弱,说一会话就咳。谢文东坐在病床边,将扒好的橘子瓣放到金鹏嘴上,叹道:“老爷子,这次你让我接管洪门可差点要了我的命,三十三个洪门***对我可一点都不含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鹏嚼着橘子,模糊道:“结果你还不是得到令牌了吗?我相信我的眼睛。恩,这橘子不错,很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笑道:“可我年纪轻轻就做了洪门大哥,只怕有人会不服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”金鹏一瞪眼,怒道:“是不是有人敢不听你的命令?是谁,告诉我,***找他算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止是不听命令这么简单。谢文东心中叫苦,见老爷子动了真火,急忙道:“那到不是。我只是怕有人借着在洪门功高,不把我这毛头小子放在眼力。如果真是这样,我是不是可以惩罚他?按洪门的家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鹏道:“这些就你自己看着办吧,现在你是洪门的大哥,就自然能做起洪门这个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点点头,把金鹏身上的被盖好,起身道:“那好,老爷子你好好修养,我先走了。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,洪门这个担子我怕挑偏了。”金鹏闭目笑道:“年轻人怎能怕事。我这个老头子都有魄力将洪门交给你,你这血气方钢的小伙子竟没有魄力领导好洪门?”谢文东走出病房,回手将门关好,透过窗户看着床上的金鹏,第一次感觉到他***个了老人了,头发是那么的白,脸上的皱纹是如此的深,忍不住小声道:“老爷子,我有!”
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TXT库小说网(www.txtku.cn) 手机版:www.txtku.cn/wap】
本站官网 www.txtku.cn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