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科幻·灵异 > 无限潜能

第三十二章 欺凌...活着    文 / 老秦 更新时间: 2017-08-24 14:58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

    很快,一楼恢复了平静。㈧㈠中文网

    华峰在二楼的一个仓库找了张折叠床,平铺在走廊上休息。他想得很周全,在走廊休息的话,一旦楼下生什么动静,他立刻就会知道,无论是下楼帮忙还是逃生,走廊都比在仓库或者房内快捷得多。

    封闭了接待大楼,室外的虫声鸟语几乎绝迹,原本在外面丛野蠢蠢欲动的恐龙猛兽,全部安份守己地潜伏起来。

    华峰的听觉太敏锐了,哪怕在二楼,依然清晰地听到楼下的所有动静,包括微微的呼噜声、急促而粗重的呼气声,甚至有人转了转身,他都在朦胧中知道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这是华峰掠夺了异形基因之后的唯一不爽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已到半夜,朦胧中,华峰感觉到楼下有人缓缓地站起来,轻轻地走向侧边的走廊。那个方向是洗水间的方向,不过要沿着走廊绕到大厅后面,与接待大厅有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随着某人的离开,又有一个人拈手拈脚地向洗水间方向走过去。这次这个人脚步更轻,几乎连华峰都觉察不到。

    华峰睁开双眼,从折叠床上坐起来,伸了个懒腰,擦了擦双眼,轻手轻脚地走到楼梯口望向楼下。他觉得有些好奇,是谁去洗水间都一起去呢,是李安纳?

    楼下,只见秦羽凡横躺在沙上,呼吸沉重,睡得死死的,他身边的桌子上摆着两柄闪着银光的匕。

    “碧玉匕已经现实出来了?”华峰大喜,抑压不住内心的兴奋,连忙沿着阶梯走到楼下。

    除了秦羽凡,李安纳躺在不远的椅子上,脸朝底趴着睡,简直就像睡在自家大床一样。

    郑天瑜与王封却不在大厅里面。

    “郑天瑜与王封怎么一起去厕所?莫非郑天瑜忍不住寂寞,所以与王封搞在一起了?哼,真是饥不杂食,就算要及时行乐,也应该找我这样的大帅哥呀。”华峰心里又嫉妒又不爽,暗骂了几句,然后轻轻地走到秦羽凡身边,拿起了碧玉匕。

    秦羽凡显然太累了,睡得沉沉的,华峰走到他身边,他也毫无警觉。

    “好酷的匕,这柄匕肯定可以插穿霸王龙的皮革。不过霸王龙皮粗肉厚,匕就算可以刺穿它的皮革,也无法给予它致命一击。至**猛龙嘛……嘻嘻。”华峰的心蠢蠢欲动,他恨不得太阳快些升起,好让他找迅猛龙试试匕的威力。

    华峰的心情正兴奋,突然,通往洗水间的走廊深处传出了微弱的“嘤”的一声。声音微弱,不过华峰掠夺的是异形基因,他的听觉与触觉,甚至比现实世界的所有动物都要敏锐,何况黑夜寂静,任何微弱的声响都显得非常刺耳。

    “那是女声,就是郑天瑜的吧?她在呻吟吗?呵呵,不会真的是与王封有一腿吧?”华峰心里打趣道,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,同时也为了确认洗水间那边是不是有猛兽闯入,所以将两柄碧玉匕捏在手上,急急地窜向走廊,绕过大厅,小心冀冀地往洗手间靠近。

    洗手间的大门紧闭,但依然传出微弱的“嘶嘶”的撕裂衣衫及“嗯嗯”的少女叫声。

    “他们真的搞上了?郑天瑜那个饥渴少女口味真重,论相貌论力量,她就算不选我,至少也会选秦羽凡,怎么跟王封这个小混混搞上了?”华峰加快脚走,走到了洗手间门外,里面传出的是身体磨擦地板的“唰唰”声,至于撕扯衣衫的声音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人类都有偷窥的**,华峰自然也不例外,他站在门外,耳朵凑过去,只听到王封压低声音说:“再挣扎的话我就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……”郑天瑜叫得更利害,只不过她的嘴巴似乎被人用布条塞住,不出一点儿声音。

    “嘿嘿,见到你我就心痒痒的。你不是很酷的吗?你不是很享受那个叫华峰的人对你的调戏的吗?别挣扎了,我们一起快活吧。”王封低声说着猥琐的话,满以为在这里可以无法可天。

    华峰顿时明白了,原来不是郑天瑜与王封搞上了,而是王封盯上了郑天瑜。

    “咧隆”一声,洗手间大门已经被华峰一腿踹开,映入眼帘的,是王封将上身衣衫几近被撕烂的郑天瑜推倒在地上,企图做出不耻的动作。

    郑天瑜的睡裙及华峰给她的外衣都几乎扯烂了,她的双手被反捆在背后,一团布碎塞住她的嘴,使得她无法呼救。

    王封扭头望着破门而入的华峰,吓得脸色立时灰白,愣愣地半蹲僵直着。

    华峰笑眯眯地盯着地上的郑天瑜,阴笑着说:“原来你们在这里快活呀?对不起,我肚子疼,所以破坏了你们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王封一时之间无言以对,他做贼心虚,颤颤地说:“对……对不起,反正……反正都要死了,所以我想泄一下,这…这妞身材这么棒,不…不如让给哥们你先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果然识趣。”华峰“哈哈”地笑了出来,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。

    听到华峰这样说,王封的表情完全放松了,陪笑说:“那…那么请你先上,这妞真不错,皮肤又滑又嫩,你就尽……尽情享受吧。”

    郑天瑜定定地望着华峰,眼睛充满了愤怒,充满了绝望,充满了无助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当然想上她了。”华峰摸着头笑道:“不过,前提是她自愿。霸王硬上弓的行径,我是不屑的。”

    王封呆着了,一时之间猜不透华峰说的话的含意。

    “还不明白吗?我重复一次。霸王硬上弓的行径,我是不屑的。”华峰这次收起了笑容,一眼锐目凌厉地盯着王封的脸,刹时间,王封浑身打了个冷战,脸都青了,抓住郑天瑜****的双手像遇到滚烫开水一样缩了回来,连滚带爬地从郑天瑜身上离开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一连窜的脚步声从走廊传出,华峰知道,他刚才踹开厕所的门,已经惊醒了秦羽凡。他脱下了不久前在二楼找到的一件外套,再次披在郑天瑜的身上,遮住了她的敏感部位,然后用碧玉匕轻轻地割开了捆着她双手的布条,之后将碧玉匕随意放在郑天瑜的身边,双手抱胸站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秦羽凡率先冲了进来,看到这个情景,一时之间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混蛋,敢侮辱我?”郑天瑜捡起碧玉匕,也不顾披在身上的外套被她甩掉,疯一般扑向王封。

    王封退到了角落,无路可走,本能地双手朝前推去,惊慌地嚷道:“对不起,我知错了!”但随即“啊……”的一声惨叫,挡住匕的左手手掌随即被刺穿了。

    也幸亏王封用手掌挡住了郑天瑜的攻击,使得他有足够的时间本能地挪移身体,避开了胸口被匕刺穿的厄运,但手掌溅出的鲜血,洒了他满脸。

    郑天瑜拨出了匕,呆呆地望着已经疼得满地打滚求饶的王封。

    华峰与秦羽凡沉默地等待着郑天瑜的选择,此时此刻,只要郑天瑜补上一刀,马上就可以杀掉这个可耻的男人。

    但是,郑天瑜出乎意料地并没有刺出第二剑,他满脸狰狞地望着地上哀求着的王封,脸色一会儿变青,一会儿变白,浑身颤抖了起来。她双手紧紧地握着匕不断地晃着,突然间像疯了一样语无伦次地大嚷了起来:“我就好欺负吗?你们羡慕我,排斥我,背后说我坏话,说我是坏女人。不过我不在乎,我不怕你们,我成绩比你们好,我的箭技全校第一,哈哈……我要证明,我所得到的一切都不是靠这个天生的脸孔与身材……”她说话越来越大声,语气越来越凌乱,眼泪“哗哗”地从眼帘滚滚流出。

    “郑天瑜……别乱来,穿上衣服再说吧。”秦羽凡走过去,脱下外套,递给了郑天瑜,但郑天瑜就像疯了一样,挥起碧玉匕往秦羽凡扫过来,幸亏他经过强化,反应神经快捷,勉强后退一步,避开了匕的锋芒,但手上的外套,却被锋利的剑芒一砍为二。

    “但为什么……为什么我这么努力,依然没有人喜欢我,依然嘲笑我,连我深爱的男朋友,也因为受不了你们的闲言闲语而离开了我,为什么…为什么连天都嫉妒我,贼人都盯上我,入屋想污辱我。我死也不会让你们得呈,我…我死也……”郑天瑜像疯了一样,指着秦羽凡及华峰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原来她还有这样的遭遇……”华峰与秦羽凡不禁同情起郑天瑜的遭遇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郑天瑜双眼血红,就像着魔了一样,突然将碧玉匕反转,直刺自己的心窝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秦羽凡大声嚷道,他想冲上去夺过郑天瑜的匕,不过他为了现实碧玉匕,早已经精疲力竭,根本就来不及阻止她寻短见。

    碧玉匕上还残留着王封的鲜迹,而随着匕的刺入,郑天瑜不仅仅是鲜血粘在匕上,还有她的命。

    “嘶”的一声,碧玉匕自剑锋开始切入她丰满的左胸腔,时间开始缓慢了,随着匕的继续渗入,郑天瑜的生命也开始流逝。如果匕整根没入,刺中心脏,那么就算神仙,也无法救她一命。

    郑天瑜就像预见到自己的死亡,脸上洋溢着解脱的欢悦。

    不过,当匕没入胸腔不到1o厘米,一只强壮有力的手却从天而降,手指成钳,像捉田螺一样将匕的剑锋抓住。

    凭任疯的郑天瑜怎么挣扎,她全身的力量却无法与这对指钳抗衡。匕纹丝不同,再也无法切入她身体半分。

    用手指捏着匕的人,是华峰。他本来站得比秦羽凡还远,但他的度却比秦羽凡快,比秦羽凡更早一步制止了匕夺取郑天瑜的生命。

    华峰钳住匕的手指往侧边甩去,匕马上脱离了郑天瑜的手掌,“嗖”的一声飞出,没入了厕所的墙壁。匕锋利,剑身刺入墙壁至剑柄,就如刺入豆腐一般。

    华峰夺去匕,秦羽凡已经掏出止血喷雾剂喷在郑天瑜的左胸伤口处,血如泉涌的胸脯马上止了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让我死,为什么……”郑天瑜双手握拳,不断地锤打着华峰的胸口,华峰不躲不闪,只是冷冷地说:“因为你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活着…我还活着?”郑天瑜放下双手,喃喃地自言自语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你不是一直都努力地证明自己活得比别人好、比别人强的吗?不要再做出‘自杀’那种丢人现眼的行为了,否则你之前做的事都白废了。”华峰眨了眨眼睛,盯着眼前晃动****,嘻笑道:“止血喷雾剂只能止血止痛,是外伤灵药,但无法治愈内脏伤口。看来上天还是眷顾你的,刚才尽管匕刺入了近1o厘米,却没有刺伤你的心脏,是因为胸脯太大才救了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郑天瑜泪眼汪汪的双眸再次渗出暴怒的情绪,但同时又觉察到自己上身****,“哗”的一声转身过,半蹲在地上。

    华峰用脚从地上勾起外套,轻轻地披在郑天瑜的身上,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走吧,这么一闹,还让不让人休息。”华峰再也不理会王封与郑天瑜,对秦羽凡说,然后扭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秦羽凡紧跟其后,他突然凑到华峰的耳边,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问道:“你是故意将碧玉匕交给郑天瑜的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华峰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王封怎么处置?”秦羽凡又问。

    “厕所墙壁不是镶着碧玉匕的吗?”华峰说着无棱两可的话,不过秦羽凡是聪明人,当然明白华峰的话中含意。

    王封到底会是什么下场呢?一切就看郑天瑜接下来的选择。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TXT库小说网(www.txtku.cn) 手机版:www.txtku.cn/wap】
本站官网 www.txtku.cn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