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坏蛋是怎样炼成的

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章    文 / 六道 更新时间: 2013-01-21 21:43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心急似火,哪把这老头子放在眼中,刚要发飚,却被东心雷按住手臂,摇摇头细声道:“东哥稍等,老爷子要知道你来了一定会点名叫你进去的。”他可不想看见谢文东刚来就和门里的高级干部有什么冲突。谢文东眯起眼睛,接着嘴角挂笑,头脑也冷静下来。雷霆说得不错,自己毕竟还不是洪门的人,就这样进去算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东心雷进去没一分钟又转了出来,对谢文东道:“东哥,老爷子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长出口气,将身上的衣服整理一番才和东心雷走进病房。这时,金鹏的眼睛已经睁开,但嘴和鼻都被氧气罩罩住不能讲话,看见谢文东后,眼睛眯了起来,谁都能看出老爷子在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鹏想笑,谢文东却想哭。他三步并两步,来到冰床旁,低声道:“老爷子,我来了!”说完话,他咬住嘴唇,不让自己喉咙发出哽咽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鹏眯眼微点下头,东心雷在一旁知道老爷子要说话,迅速拿出纸和笔,放在金鹏手中。金鹏拿住笔,在纸上歪歪扭扭写道:好。谢文东尽量让自己露出笑容,可是他脸上的笑容恐怕数这次是最难看的。“我没有带金蓉来,本来还想向你老人家道歉,现在看来或许还对了。你说是不是,老爷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鹏又是点点头,拍拍谢文东扶在床边的手。雷霆在一旁忍不住小声道:“金老大,五天以后就是洪门峰会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鹏一脸轻松,在纸上写道:简单!找人代替***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行?”雷霆急道:“每年的洪门峰会都是各地洪门大哥前来参加的,你是我们北洪门的大哥,你不去别人谁还能去?”说着,雷霆左右看了看,似乎在找能代替金鹏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鹏闭上眼睛,感觉阵阵疲劳,在纸上写着,我的位置暂时交给文东,由天行和小雷辅佐。我累了,你们走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雷霆目瞪口呆的看着闭眼的金鹏,好一会才大声道:“金老大,你疯了吗?你要把洪门大哥的位置交给一位外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鹏不耐烦的挥挥手,写道:什么外人,他是我的孙女婿,怎么回是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聂天行将金鹏写的话念出来后,房间所有人都楞住了,包括谢文东在内,他想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变成金老爷子的孙女婿了,还有看老爷子的意思好象打算让自己来掌管北洪门,这对他也有些太突然了。谢文东忍不住看向金鹏,发现后者嘴角上翘,正在向他眨眼睛,谢文东忽然有种中了圈套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怎么离开医院的,谢文东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坐在一辆豪华汽车内,对面坐着两个人,正是东心雷和聂天行。谢文东忍不住叹口气道:“我怎么感觉这是老爷子蓄谋已久的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东心雷挠着头发,笑道:“东哥你才看出来吗,当老爷子将金刀交给你的时候我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,只是比想象中的快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奇道:“你早就知道老爷子有这个意思了?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心雷无奈道:“是老爷子吩咐我不让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闭上嘴巴不再说话。老爷子让他暂时掌管洪门,他不是畏惧,也不是不乐意,只是怕一个处理不好,让老爷子这数十年的努力付之东流。再说,他对北洪门根本谈不上了解,更别说掌管了,下面的人谁会服从一个在洪门内初来扎道的小子。特别是以雷霆为首的长老们,一听让谢文东在老爷子养病期间暂时管理洪门,脸都绿了,盯着他就差没上前咬两口。“唉!”谢文东叹口气,手指轻敲着脑袋,细声道:“真是伤脑筋啊!”突然又想起金鹏说的孙女婿的事,一个彭玲加上高家姐妹已经够头痛了,现在倒好,把金蓉也牵扯进来。人们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,谢文东不知道和四个女人要怎么把戏唱好,唱得***。

        聂天行也很伤脑筋,看着对面这个青年,从一个陌生人转眼就变成了北洪门大哥,心中多少有些不痛快,当然,这些不痛快他不会表现在脸上,老爷子的决定他一向是无条件服从的。三个人只有东心雷一脸轻松,这早在他预想之中,而且他也相信,洪门如果真交给谢文东,那以后的成就决不会在老爷子领导之下。他对谢文东太了解了,‘***’!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还是谢文东打破车中的沉静,问道:“我们现在要去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东心雷笑道:“去总部。东哥既然接掌洪门,有些仪式还是要做的,虽然只是‘暂时’的。天行,你说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恩!”聂天行道:“这是门内的规矩,长老们可是很重视这些的!(那群老顽固讨厌的紧嘛。)”

        仪式?在谢文东想象中,仪式也就不外乎对祖师爷三扣九拜,然后说些奋发图强、励精图治的话,可是到了总部,看着这建在远郊的古典大建筑里面足足容纳了上千人,有灯不点却点着无数蜡烛时,谢文东觉察到东心雷那轻描淡写的一个‘仪式’二字他可能理解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大概不下万坪,正中一座模仿古宫殿的建筑物,红砖碧瓦,房檐上弯,刻成腾龙的样子。数支三人多粗的大石柱被涂得朱红,支撑这庞然大物的屹立不倒,石柱上更是精雕细琢,盘龙卧虎,栩栩如生。地面铺着红毯,从正殿一直延续到台阶下。台阶下数千坪的大院子内,灯火通明,虽是黑夜,但却亮如白昼,里面黑压压站满了人,人多而不杂,站得整整齐齐,鸦雀无声,只有偶尔能听见火焰燃烧时发出呼呼的声音。场面庄严而又带些诡异,其中隐隐还透着一股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下了车看到的正是这场景,多亏他还是一方的霸主,要是换了常人恐怕要吓个半死。就算是这样,谢文东暗暗咋舌,转头问东心雷道:“这就是你说的仪式?”

        东心雷也有些不知所措,他只是听说过洪门大哥的就任仪式很隆重,但北洪门的大哥一直都是金老爷子从未更改过,他也是第一次才见到这场面。本来以为仪式不会很隆重,毕竟谢文东只是暂时接掌,哪想到长老们会搞得这么大。聂天行哼笑一声,他要比东心雷沉稳的多,细声道:“很明显,长老想先来个下马威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心中一动,哈哈仰面长笑,狂道:“既来之,则安之!我什么时候被人吓倒过。”说完,谢文东昂首阔步走进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聂天行点头赞道:“不错,好胆识!”东心雷拍着他肩膀道:“东哥过人之处多了,慢慢你就会发现。”聂天行闪身躲开东心雷的手掌,边向场中走边摆手道:“我期待你说的话会很快实现。”“你这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走在场中,两旁数千只眼睛在打他身上打转,众人都想看看这位接替老爷子的人物究竟是什么样子,等看清之后,所有人都大失所望。谢文东太年轻了,而且样子也毫无过人之处,不懂老爷子为什么会对他青睐有加。特别是站在大殿上的五名长老,各个暗自摇头,雷霆鼻子直哼哼,忍不住小声道:“几位老哥,你们说要把洪门大哥的位置交给这小子,我们北洪门岂不是完了?特别是过几天的洪门峰会,他有什么能力和那些老油条们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***四位长老齐齐点头,道:“就算雷兄说得有道理,可掌门大哥已经做出了决定,我们也不好更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霆冷笑道:“如果这小子完成不了洪门的仪式,就算金老大再怎么支持他,他也同样坐不上大哥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穿过场院,来到大殿前,仰面看着上面五位满脸坏笑的老头子。东心雷在谢文东身后伏耳道:“他们都是北洪门的长老,一天到晚都闲得要命,今天终于有他们上场的机会,东哥还是小心点吧。”没等他说完,聂天行拉着他在长老们‘关切’的注视下急忙闪到一旁,小声哼道:“现在你插什么嘴,没看见老头子们的眼睛都快喷火了吗,你不是想让他们的假牙钉你在肉上吧?”“小子,你能不能不说得那么恶心。”东心雷抬起拳头在聂天行眼前晃了晃,表示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叹口气,真是麻烦,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?!打起精神,震声道:“我是谢文东,本没资格站在这里说话,但受金老爷子临危重托,斗胆而来。初入洪门不懂规矩,还请各位长老主持仪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这几句话说得不激不抗,脸不好,气不喘,声不颤,几位长老见状暗自点点头,道声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雷霆向前迈了一步,环顾一下四周,最后目光锁定在谢文东身上好一会才大声激扬道:“洪门成立数百年,期间英豪辈出,各代掌门大哥更是盖世英雄,救民于水火,救国于危难。现在时代变迁,洪门虽以落寞,四分五裂,但祖宗留下来的精神、礼仪我们却从来没有忘记。朝代可以换,但礼仪不能费。”雷霆的说话声和他的名字很象,有如雷霆万均,声音洪大,连场中站在最后面的人也能听得清清楚楚。顿了一下,又说道:“要坐洪门大哥的位置必须得过三关,分别是‘连中三元’、‘海底捞针’、‘战无不胜’。谢文东,如果你现在退出还有机会,不然在过关中有什么危险我们概不负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文东含笑道:“三关而已,有何可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霆道声好,对下面人道:“掌门大哥就职仪式开始,请祖师爷。”话声刚落,大殿内走出八名大汉,抬着一丈有余的巨型画像,画像中人身穿古服,背手而立,目视远方,双眼炯炯有神,虽是画像,但仍给人不怒而威的压迫感,谢文东猜想,这人可能就是郑成功了。画像被抬出后,由五位长老带头,纷纷屈膝跪拜,下面场中千余人‘呼啦啦’跟着跪倒在地,磕了三个头,站起身,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,再次跪倒,连磕仨头,来回重复三次,才算完成三叩九拜。场面之壮观,谢文东平生仅见,他也被眼前的情景所感染,面带敬意,跟着长老和众人一起跪拜,雷霆偷眼相瞧,对谢文东好感大大增加。

        跪拜完毕,雷霆宣布:第一关连中三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关说难不难,说简单也未必,就是在场中摆设一个标靶,正中画个拳头大的红心,闯关之人手拿***,站到三十步开外,要连续射中红心方算过关。雷霆将这关的规矩说了一遍,看向谢文东道:“你可听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雷长老提醒,我听得一清二楚。”谢文东朗声回答道。这关对于他来说太简单了,在兵器方面,谢文东用得最熟练的就是飞刀。连一旁的东心雷听后也跟着长出一口气,笑道:“东哥别的或许不会,但飞刀绝对一流!”
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TXT库小说网(www.txtku.cn) 手机版:www.txtku.cn/wap】
本站官网 www.txtku.cn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